當前位置:首頁>宣傳教育>思想理論

從國家治理的現代化演進 看社會主義制度自我完善發展的優越性

發布時間:2019-11-20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新中國成立以來的70年,是中國人民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70年,也是社會主義制度彰顯優越性的70年、國家治理由起步探索到逐步走向現代化不斷演進的70年。國家治理的現代化演進過程,充分彰顯社會主義制度強大的自我完善能力,使其既能保持穩定性與連續性,又能不斷改革創新,保證國家治理走在正確道路上。

  國家治理的起步探索——

  新中國成立后建立起來的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為當代中國一切發展進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

  我國國家治理的制度體系建立于新中國成立初期。新中國成立后,我們黨創造性地完成由新民主主義到社會主義的過渡,確立了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政體,以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實現了中國歷史上最偉大最深刻的社會變革。社會主義根本制度和基本制度的建立,為當代中國一切發展進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為中國發展富強、中國人民生活富裕奠定了堅實基礎,也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創新和發展提供了條件,實現了中華民族由不斷衰落到根本扭轉命運、持續走向繁榮富強的偉大飛躍。

  這一時期的國家治理模式,治理主體、治理結構、治理路徑均具有較強的集中統一管理特點。面對舊中國一盤散沙的社會狀態和新中國成立后復雜的國內外局勢,首要任務是把人民組織起來,把國內外一切積極因素調動起來,為社會主義事業服務。為此,我國在逐步建立計劃經濟體制的同時,建立了以集中統一管理為主要特色的治理模式,其主要特點是政府全能的社會管理、以單位為基礎的從業人員管理、以街區為基礎的城市人員管理和以單位制度、戶籍制度、職業身份制度為基礎的社會流動管理,形成了“國家—單位—個人”的管理格局。這種集中統一的管理模式極大增強了國家對社會的組織動員力和控制能力,把一盤散沙的中國社會凝聚成一個整體,有利于國家政權的鞏固和社會秩序的穩定,有利于集中力量辦大事,促進了當時生產力水平的提高和經濟社會的發展,使我國建立起基本完整的工業體系,實現了初步工業化。但是,這種管理體制和管理模式也存在諸多弊端,主要是權力過于集中,政府包辦一切社會事務,社會成員被管理在相對封閉的“單位”之中,勞動自主程度不高,社會生產力受到束縛,整個社會缺乏活力和創造力,使經濟社會進一步發展受到嚴重影響。

  國家治理的轉型發展——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了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歷史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實現了偉大轉折

  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把黨的工作重心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的偉大決定,開創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局面。以此為標志,國家治理開始轉型,通過對內引入競爭機制,對外開放國內市場來促進經濟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開始確立并初步成型。

  這一時期國家治理的特點是,國家在保持總體控制的基礎上,開始對經濟和社會等各個方面的全能控制有了一定的松動和轉變,政府逐步由計劃經濟時期的全能型、控制型政府向管理型、有限型政府轉變,主要通過法規和政策等手段對社會實行管理。實行政企分開、政社分開,政府逐步還權于企業,還權于社會,凡是社會組織能夠自我調適和解決的事情,政府盡量少插手或不插手。身份制得到合理化改革,社會流動性增強,新組織形態開始萌生,從而極大地解放了生產力,促進了經濟高速發展。我國經濟總量2006年超過英國,2007年超過德國,2010年超過日本,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由站起來發展到富起來。

  這一時期,改革開放已進行30多年,我國政治穩定、經濟發展、社會和諧、民族團結,同世界上一些地區和國家不斷出現亂局形成了鮮明對照。這說明我們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總體上是好的,是適應國情和發展要求的,但也積累了一些問題與矛盾。比如經濟發展不平衡,產業結構不合理,自然資源匱乏,生態破壞嚴重,城鄉區域發展差距與居民收入分配差距較大,教育、就業、社會保障、醫療、住房、食品藥品安全等關系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問題較多,群體性事件與社會矛盾增多,等等。

  國家治理的升級跨越——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開啟了全面深化改革,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新時代

  面對大量棘手難題和嚴峻挑戰,改革漸行漸深,開始進入全面深化與攻堅階段。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作出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也就是要適應時代變化,既改革不適應實踐發展要求的體制機制、法律法規、使各方面制度更加科學、更加完善,實現黨、國家、社會各項事務治理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同時更加注重治理能力建設,增強按制度辦事、依法辦事意識,善于運用制度和法律治理國家,把各方面制度優勢轉化為管理國家的效能,提高黨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水平。

  為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不但提出了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宏觀思路,而且以全面布局的改革決心,提出了一個涉及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文明體制和黨的建設的制度改革方案,推出1500多項改革舉措。改革全面發力、多點突破、縱深推進,著力增強改革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壓茬拓展改革廣度和深度,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取得突破性進展,主要領域改革主體框架基本確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更加完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明顯提高,全社會發展活力和創新活力明顯增強。與此同時,我國經濟建設取得重大成就,民主法治建設邁出重大步伐,思想文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人民生活不斷改善,生態文明建設成效顯著,全面從嚴治黨成效卓著,實現了由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跨越。

  國家治理的時代坐標——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深刻闡釋了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大意義和總體要求,對堅持和完善黨的領導制度體系等13個方面的制度作出戰略部署

  剛剛結束的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決定》是完善和發展我國國家制度和治理體系的綱領性文件,體現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瞻遠矚的戰略眼光和強烈的歷史擔當,開辟了國家治理現代化新境界,對確保黨和國家長治久安和永續發展、確保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具有重大而深遠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四中全會強調,“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具有多方面的顯著優勢”,并且具體列舉了十三個方面的“顯著優勢”。這十三個方面的制度反映了我們黨在改革發展穩定、內政外交國防、治黨治國治軍各個方面的制度創新成果,環環相扣,缺一不可。這些制度是黨和人民在長期實踐探索中形成的科學制度體系,我國國家治理一切工作和活動都依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展開,我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及其執行能力的集中體現。我們黨要團結帶領人民群眾完成黨的十九大確立的各項目標,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必須毫不動搖把這十三個方面的制度優勢堅持好、發展好、完善好。

  四中全會提出,堅持和完善黨和國家監督體系,強化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黨和國家監督體系是黨在長期執政條件下實現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重要制度保障。必須健全黨統一領導、全面覆蓋、權威高效的監督體系,增強監督嚴肅性、協同性、有效性,形成決策科學、執行堅決、監督有力的權力運行機制,構建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體制機制,確保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始終用來為人民謀幸福。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為什么能夠自我完善和發展

  通過對新中國成立以來國家治理變遷的歷史回顧,可以看到,社會主義是一個發展變化和改革的社會,而不是僵死的、一成不變的,社會主義制度確立之后仍需要不斷完善和發展,這種完善和發展的動力和能力源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自身的性質和特點。

  第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內含著自我完善和發展的改革需求。

  同所有社會形態一樣,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之間還存在矛盾,它們之間既有相適應的方面,也有不相適應的方面,是相適應和不相適應的對立統一。就社會制度而言,社會主義制度具有資本主義和其他社會政治制度所無法比擬的優越性,是基本適應社會生產力發展需求的。但社會主義制度并不完善,在現行一些具體制度中,還存在不少弊端,甚至嚴重妨礙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如不進行改革,很難適應現代化建設的迫切需要,制約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只有不斷完善發展,才能把制度優勢轉化成國家治理效能、推動經濟社會發展,也才能推動社會主義制度體系更加成熟定型,更具優越性和生命力。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特色鮮明、富有效率的,但還不是盡善盡美、成熟定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不斷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也需要不斷完善。”

  第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內含著自我完善的包容性空間。

  社會主義社會的基本矛盾是人民內部根本利益一致基礎上的非對抗矛盾,而且矛盾雙方相適應的一面是基本的、主要的,不適應的一面是非基本的、次要的,它完全可以通過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調節不斷得到解決。就社會制度的層面來看,生產關系同生產力、上層建筑同經濟基礎相適應的方面主要體現為社會的根本制度和基本制度,不相適應的方面主要是社會的具體制度,也就是社會的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在社會制度體系中,根本制度、基本制度處于主導地位,規定和體現著國家社會的基本性質和發展方向,體制機制具有派生性,不占主導方面,處于從屬地位,因此,變革社會的體制機制,不會改變社會的性質,反而有利于社會制度的完善和生產力的發展。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在改革中不斷成形、完善的,一方面,在改革中堅持社會主義方向,堅持社會主義根本制度不動搖,保持政治定力和制度自信;另一方面,大膽突破創新,通過堅定不移推進改革,不斷修正和完善制度,進一步強化制度自信,正是在“變”與“不變”的結合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保持了延續性和生命力。

  第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內含著通過改革自我完善的領導力。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最本質特征和最大優勢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強大自我變革能力、自我發展能力,源自中國共產黨人對體制機制改革的深刻認識、高度自覺和執著堅守。中國共產黨作為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完善發展的主導力量,在長期發展中形成了強大的自我糾錯能力和領導改革的能力。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創建社會主義制度,也帶領人民不斷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有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既能確保改革不偏離社會主義方向,也能確保改革不斷深入推進,促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不斷完善和發展。

  第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內含著通過改革自我完善的不竭動力。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另一個本質特征在于它的人民性,它是實現人民利益最大化的制度安排,是由人民當家作主的制度安排。

  “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證明,中國人民既是改革開放事業的創造者,又是改革開放成果的受益者,更是改革開放未來成就的推動者。社會主義制度好不好要由人民說了算,社會主義制度需要怎樣完善和發展也要由人民說了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生命力就在于它始終扎根中國土壤,從實際出發,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以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為目標,以人民滿意不滿意、答應不答應作為根本標準。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依靠人民搞改革,改革發展為人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完善和發展,正是從人民群眾的改革創新中獲得不竭動力。

  社會主義制度作為人類歷史上一種嶄新的社會制度,它的發展道路不可能是平坦的,同任何社會形態一樣,社會主義社會也存在矛盾,但可以經過社會主義制度本身不斷地完善和發展得到解決。正是在社會主義制度自我完善和發展的改革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攻堅克難,贏得了同資本主義競爭的比較優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彰顯了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2019年第22期,作者:羅宗毅 全國政協委員、原中央黨校教育長

富贵福注册 白城麻将下载安装 兰州攒劲麻将群 真人街机千炮金蟾捕鱼 心悦麻将有挂是真的吗 天津11选5任选基 腾讯分分彩0369规律计划方法 多种玩法棋牌游戏? 老快3开奖时间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 世界杯比分一样 资产配置基金管理人 欢乐真人麻将手机 大发快三网站 七位数今天开奖结果 国标麻将番种助记口诀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