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宣傳教育>以案警示

他把權力“末班車”開向深淵

發布時間:2019-06-19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他把權力“末班車”開向深淵

——吉林省松原市人民政府原副秘書長王平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是貪婪害了自己,是弄權害了自己……”身陷囹圄的吉林省松原市人民政府原副秘書長王平回首過往歲月,悔恨不已,他感慨,“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然而為時已晚。正是他自己的所作所為,將他送入高墻之內。

  翻開王平的履歷,1957年出生的他從扶余縣委宣傳部科員干起,慢慢走上縣工業局黨委副書記這一領導崗位,再到后來先后任松原市委政研室副主任、市地方志辦公室主任、市行政審批中心主任、市人防辦主任、市政府副秘書長,可謂順風順水。那么,他是如何一步步墜入腐敗深淵的呢?其墮落軌跡值得廣大黨員干部警醒。

  “冷衙門”里藏“金礦”

  2007年,王平調任松原市人防辦主任。他抱著得過且過、落得清閑的想法,開啟了新的工作歷程。

  然而,到任不久后的一次茶樓之行,徹底顛覆了他的認知。

  某建設開發公司總經理張某將王平約到一個茶樓見面。喝茶過程中,張某提出“資金周轉困難,想緩繳人防易地建設費”。王平很痛快地答應了。讓他意外的是,臨別時,張某將一個裝有10萬元現金的黑色塑料袋交給他。

  “說是表達謝意,當時我推辭半天,最終推出去的手連同錢又回來了。”王平回憶道,半推半就中,第一次骯臟的權錢交易就此達成。他沒想到,這一推一收就決定了他人生之路的結局。

  也就是從那時起,王平發覺,人防辦這個部門雖不大,權力卻不小。這個不被自己待見的“清水衙門”,原來還藏著個大“金礦”。而開啟這座“金礦”的鑰匙,就是人防工程審批權和人防易地建設費減緩權。

  之后的王平儼然變了模樣,對金錢產生了超乎常人的“饑餓感”——

  他工作“認真”。只要有工程開發建設,他就馬上指派工作人員到工地三番五次催繳人防易地建設費,交不上就停工。老板“意思意思”之后,就可以緩繳、少繳甚至不繳。久而久之,松原的商人老板便知曉了其“套路”,頻頻尋求他的“幫助”,王平則有求必應。

  他喜歡打牌。無論何時,只要他的“牌癮”上來,企業老板必須如約而至陪他玩兩圈,每次輸贏都在數萬元。如果他贏了,則罷了;如果他輸了,老板們就得奉上“墊底錢”,少則一萬、兩萬,多則十萬、八萬,他定會欣然笑納。

  他愛好攝影。單位辦公樓及自己辦公室擺掛的所有照片,都出自他之手。一些老板得知王平有此“雅好”,便適時奉上價值數萬元的高檔器材……

  王平任市人防辦主任期間,僅在為房地產開發企業緩、減、免繳人防易地建設費上,就收受財物折合人民幣80余萬元。

  “暗受賄”變“明索要”

  “扭扭捏捏”被動收錢,王平并不覺得過癮。后來,他決定撕下最后的偽裝,“赤膊上陣、大干一場”。人防辦在人防工程建設、拆除、改造、審批、收費等方面的職權,全部都變成了王平賺錢的“法寶”。

  據介紹,在其任市人防辦主任期間,多次將一些企業老板“請”到辦公室,以辦公經費緊張、單位招待費用需要解決等名目,堂而皇之地以“借”為名索要錢財。

  開發商張某與王平是“牌友”,平常關系非常融洽。自認為與王平是“好哥們兒”,在一樓盤開發項目中,就沒有向王平“表示”,結果過了很長時間,審批手續都沒有通過。直到張某將30萬元現金送“到位”,審批手續才“順利辦完”。

  不管是個人吃喝招待、日常消費,還是外出旅游、婚喪嫁娶開支,甚至是送給外孫的金銀首飾、自己糖尿病所用的胰島素泵等支出,他都要求有關企業買單,完全把這些企業當成了自己的“后勤保障基地”。

  “好兄弟”成了“牢中伴”

  “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在懺悔書中,王平坦言,他自認為已年過半百,以后掌權、用權的機會不多了。

  “他可以說是心甘情愿地踏上被‘圍獵’之路。”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說,私企老板喬某是此案的關鍵人物之一,也是王平口中的“好兄弟”。

  王平剛接任市人防辦主任不久,就在一次飯局中結識了喬某。當時,王平剛好購置了一塊退耕還林地,計劃打造成自己頤養天年的宜居之所。聽聞此事后,喬某忙前跑后幫忙打造、修建,前后花了10多萬元。之后,喬某更是對王平的事情盡心盡力、照顧有加。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王平與喬某迅速發展成了“鐵哥們兒”。對于王平的所有要求,喬某每次都以最快的速度滿足。2007年至2018年間,喬某直接或間接送給王平財物近百萬元。

  王平對喬某的“回報”也不少。在他的幫助下,喬某順利承包了松原市某商城改建工程;在王平任市政府副秘書長負責松原市體育館工程建設期間,喬某又借用其他公司資質承包了體育館的土方外網工程和綠化、硬化工程,標的總價4000余萬元……

  不能守住廉潔底線的人,終將為自己的貪婪付出沉重的代價。2018年3月,松原市紀委監委依紀依法對王平進行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經查,王平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縱容親屬違規謀利,借用企業車輛,違規收受禮金;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授意房地產開發企業以房產和車輛抵頂應繳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設費,組織市人防辦私設小金庫。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就業安排、收取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設費、工程項目管理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違紀違法總金額達1100余萬元,其中涉嫌受賄700余萬元。”據有關人員介紹,目前,王平已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

  喬某也因犯行賄罪,受到國法嚴懲,身陷囹圄。曾經的“好兄弟”,最終成了“牢中伴”。

  ?懺悔錄

  年輕的時候,我曾樹立扎實做人、干凈干事、拼搏進取的目標,如果堅持下去,今天的我已退休在家,盡享天倫之樂。而我卻選擇了另外的人生之路,喪失黨性、忘記初心,掉進了違紀違法犯罪的深淵。對于這一切,我追悔莫及,深感對不起組織,對不起家人和朋友。

  自己為什么會走到今天,為什么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第一,“三觀”扭曲,搞權錢交易。自認為在“清水衙門”任職時間長,不自覺中,放松了對世界觀、人生觀的改造,思想逐步滑坡。看到那些“不起眼”的老板們開豪車,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對自己產生巨大誘惑。44歲那年,我走上正處級領導崗位,這時候圍著自己轉的人多了起來,主動套近乎的也比比皆是,自己的思想悄然發生變化,認為古往今來當官的就要騎馬坐轎,開始追求名利、向往權力,熱衷于迎來送往,喪失了黨員領導干部應有的立場和清醒的頭腦。逢年過節,他人送來的紅包、購物卡和土特產等,我都來者不拒、習以為常,私欲逐漸膨脹。后來,我被調任市人防辦主任。開始的時候,自己還想不通,認為那是個養老的地方,沒地位、沒權力,后來知道實權不小。這時的自己思想觀念已經發生了深刻變化,心想要掌實權,有了權力才會有地位、有威信、有金錢,才會有“人氣場”。而且,自己已經50歲了,掌權、用權的機會并不多,可能“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權錢交易成了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我在金錢面前節節敗退。

  第二,宗旨意識淡化,為少數人謀利益。思想的蛻變,使我喪失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觀念,進而丟失了原則。我常把堅定理想信念掛在嘴邊,但在實際工作中,我把為人民謀利益代之以“服務”企業、“服務”老板,從中大肆收受賄賂。

  第三,紀法意識淡薄,心存僥幸。長期以來,我不注重學習黨紀國法,平時總覺得黨紀國法與我無關,總是認為以權謀私的事是小節,只要處理得隱蔽就行。結果,把接受別人送的錢財也視為人之常情,是正常現象。現在看,這是多么無知!加之,自己也始終心存僥幸,認為給自己送錢的多數是自己的知己朋友,天知地知,自己也很少得罪人,被檢舉揭發的可能性不大。后來,組織上將我從人防辦調回市政府,自己本應該把這當做一次洗心革面的機會。但貪婪是魔鬼,當組織讓我代表市政府推動市體育館建設時,我已然忘記了老領導們的諄諄教誨,忘記了家姐語重心長的叮囑,違規選用施工隊伍、違規撥付工程款并從中受賄。

  古人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剖析自己違紀違法的原因,教訓極其深刻,是貪婪害了自己,是弄權害了自己,自己付出的代價是極其沉重的。現在我非常后悔,不應該把組織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當做自己謀利的工具,不應該心存僥幸越陷越深。我辜負了組織的培養,我知罪、認罪、悔罪,希望大家能從我身上汲取深刻教訓。(摘自王平懺悔書)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2019年6月19日07版,通訊員:閆冬)

富贵福注册